《江城悦读会》| 别把喜欢当成爱

2020-11-17 来源:

QQ截图20191104145409

 

嗅书香,品经典,这里是《江城悦读会》,每周一晚21:30分,准时与您相约!


"别把喜欢当成爱"



各位听友晚上好,我是杨卫平。


“喜欢”与“爱”,是两个不尽相同的词语,人们在理解和使用时,常常有些模糊与混淆。今天我把史铁生的文章《别把喜欢当成爱》分享给大家。




别把喜欢当成爱



 作者| 史铁生  朗读 | 杨卫平 图片|摄图网

1_345964b6af0f44ce8a1ac472da5808bf



说真的,我并不喜欢我的家乡,可扪心而问,我的确又是爱它的。但愿前者不是罪行,后者也并非荣耀。大哲有言,人是被抛到世界上来的,故有权不喜欢某一处“被抛到”的地方。可我真又是多么希望家乡能变得让人喜欢呀,并为此愿付绵薄之力。


不过,我的确喜欢家乡的美食,可细想,我又真是不爱它。喜欢它,一是习惯了,二是它确实色香味俱佳。不爱它,是说我实在不想再为它做什么贡献;原因之一是它已然耗费了吾土吾民太多的财源和心力,二是它还破坏生态,甚至灭绝某些物种。


喜欢但是不爱,爱却又并不喜欢,可见喜欢与爱并不是一码事。喜欢,是看某物好甚至极好,随之而来的念头是:欲占有。爱,则多是看某物不好或还不够好,其实是盼望它好以至非常好,随之而得的激励是:愿付出。


1_e4c10d1687504bd89e85acfdb728d019



尼采的“爱命运”也暗示了上述二者的不同。你一定喜欢你的命运吗?但无论如何你要爱它;既要以爱的态度对待你所喜欢的事物,也要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你不喜欢的事物。大凡现实,总不会都让人喜欢,所以会有理想。爱是理想,是要使不好或不够好的事物好起来,便有“超人”的色彩。喜欢是满意、满足、甚至再无更高的期盼,一味地满意或满足若非傻瓜,便是“末人”的征兆。


把喜欢当成爱,易使贪贼冒充爱者。以为爱你就不可以指责你,不能反对你,则会把爱者误认为敌人。所以,万不可将喜欢和爱强绑一起。对于高举爱旗——大到爱国,小到爱情——而一味颂扬和自吹自擂的人,凝神细看,定能见其贪图。


1_b610b5dc581c45368ea3ffcf6a3b1865



爱情也会有贪图吗?譬如傍大款的,哪个不自称是“爱情”?爱国者也可能有什么贪图吗?从古到今的贪官,有谁不说自己是“爱国者”?上述两类都不是爱而仅仅是喜欢,都没有“愿付出”而仅仅是“欲占有”。喜欢什么和占有什么,前者指向物利,后者还要美名。


爱情,喜欢与爱二者兼备。二者兼备实为难得的理想状态,爱情,所以是一种理想。而婚姻,相互喜欢就行,喜欢淡去的日子则凭一纸契约来维系,故其已从理想的追求降格为法律的监管。美满家庭,一方面需要务实的家政——不容侵犯的二人体制和柴米油盐的经济管理,倘其乱套,家庭即告落魄,遂有解体之危;另一方面又要有务虚的理想或信仰——爱情,倘其削弱、消失或从来没有,家庭即告失魂,即便维持也是同床异梦。爱国的事呢,是否与此颇为相似?


1_c5c8652dc4ea48b8aa35be412081268d



不过,爱情的理想仅仅是两个人的理想吗?压根儿就生在孤岛上的一对男女,谈什么爱情呢?最多是相依为命。孤岛上的爱情,必有大陆或人群作背景——他们或者是一心渴望回归大陆,或者原就是为躲避人群的伤害。总之,惟在人群中,或有人群为其背景,爱情才能诞生,理想才能不死。仅有男女而无人群,就像只有种子而无阳光和土地。爱情,所以是博爱的象征,是大同的火种,是于不理想的现实中一次理想的实现,是“通天塔”的一次局部成功。爱情正如艺术,是“黑夜的孩子”,是“清晨的严寒”,是“深渊上的阶梯”,是“黑暗之子,等待太阳”;爱情如此,爱国也是这样啊,堂堂人类怎可让一条条国境线给搞糊涂呢!


良善家庭的儿女,从小就得到这样的教育:要关爱他人,要真诚对待他人,要善解人意,要虚心向别人学习……怎么长大了,一见国、族,倒常有相反的态度在大张旗鼓?还是没看懂“喜欢”与“爱”的区别吧。不爱人,只爱国,料也只是贪图其名,更实在的目的不便猜想。爱人,所以爱国,那也就不会借贬低邻人来张扬自己了——是这么个理吧?



 

从史铁生的观点来看,喜欢,其目的是拥有,是占有,是行为之前的贪图心理,比如喜欢物、喜欢人;爱,是愿望,是在其情态之后,定会有为之付出的行动,比如爱情、爱岗、爱国。倘若“喜欢”与“爱”交融,方是一种理想的状态。


我是杨卫平,感谢聆听。




7e44455bf14d4feb919c6ceab6d9dc2b

 

     

本期主播简介:

杨卫平,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。


主播语录: 阅读、写作、听书、朗诵,无不让人感到愉悦。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




《江城悦读会》好书推荐

1_bcf844e3ce18417b8f3870d5c9a28250



医生陶勇首部文学随笔。


《目光》是一本医生的沉思录,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成长的启示录。书中包含了陶勇从医二十年来对人生的思考与感悟,对生死的看法,对人性善恶的思辨,对放弃与坚守、少数与多数的选择,对医患关系的审视。



本期文章作者:史铁生,1951年出生于北京,中国作家、散文家。著有《我遥远的清平湾》《命若琴弦》《我与地坛》《务虚笔记》《病隙碎笔》《记忆与印象》《我的丁一之旅》等多部作品,其作品先后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、鲁迅文学奖、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多种全国文学大奖,多部作品被译为日、英、法、德等文字在海外出版。


投稿邮箱:flsjldzds@163.com

 

音频制作/杨青青

编辑/田蓉

责编/张韵晨

监制/杜焱彦

总监制/涂猛进




相关推荐

涪陵手机台 无限涪陵